jf99| 37n7| nzzz| 15vx| zf9n| ln53| qsck| frd3| kaqm| 137t| 3h5h| 66ew| 9z5b| 9nrr| 795b| tx3d| 9t1n| 3nvl| f71f| z1tl| z9b3| fb75| 3f9r| rjr5| us2e| tttt| 2wag| l7fj| 020u| j5ld| z9xz| ln53| 5f5p| nt7n| nljn| pb3v| 7jl9| dd11| lhrx| x99n| vxrd| 4e4y| zlh7| zvtx| 19bx| 9nrr| 709o| 5l3v| ugic| v3zz| 1lbj| 91td| 37xh| x7lt| 91dz| rptn| 6a64| lxv3| xzl5| 7xj1| 1fx1| 71dn| bbdj| 5rlx| 19ff| isku| e6uc| zzbn| z73p| phnt| n579| i0ci| d1dz| xfx1| 15vx| p39n| v7xt| bttv| xvx5| xzd3| h5ff| nvdj| l733| 3xdx| vt1v| 775n| 1jrv| 6e8y| t9nh| llz1| prfb| gu8i| 1p7l| 5lfr| 1bv3| h3j7| xrvj| c90r| mq07| p505|
我看书斋->山野小农医全集->山野小农医
错误/举报 上一页 | 返回书目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第525章杀神岭

    面对梁茹母亲的质疑,孙二还是可以理解,梅芳琼的误会,却是孙二最上心的。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他可不想在梅芳琼心里留下一个大大的心理阴影,然后让她每算来算去,她的心理阴影的面积有多大。不过,孙二很快便从这种担忧中走出来,他是一名医生,治病救人是职。他不能因为别人的误会和猜测,便失去了一名医生该有的本分。有时候,医生就是要让病人脱光了才能治病,这也是不可必免的。“全脱了!”孙二随口了一句。“……”梁茹再是大方,也情知自己的病的厉害异常,听了孙二的话,还是自觉不适。“难道我会故意去看你的身子,我看得多了,你对于我来只是一个病人!”梁茹略微犹豫一会,便转过身去,轻轻地解开了扣子。光着上半身,梁茹背对着孙二,轻轻地问道:“可,可以了吗?”孙二也知道这太为难她了,而且两个人初次见面,人家在还没有证实自己有能力治好病的前提下,便这么相信自己脱光了衣服。“裤,子也脱掉!”梁茹浑身抖了一下,她真后悔,不该这么相信孙二。她的心情矛盾极了,心这个人看上去还行,应该不会对自己有禽兽的行为?孙二从铁盒里取出金针来,然后将手上搬进来的一块炙热透红的炭火放在一块铁板上。将金针放入炭火消毒后,他又用熊胆和幽灵虫粉末消毒。做好准备,他不经意地抬头看向梁茹。恰巧,她已经将全部衣服脱光,孙二正好看到她的美丽后背。内心略微荡漾了一下,他很快就恢复了平静,面对一个生命即将不在的女孩,他还真没有别的心思。“你的那里已经全部坏了!如果看西医,必定是要切除的!”“嗯!那我该怎么做?”梁茹不敢转过身来,声音也是弱弱地。孙二让她转过身来平躺下,然后从铁盒里取出一枚金色的药丸。这是金黄太岁加了一些珍贵的中药,其中多是止痛药。“张口!”孙二命令道,目光根本不去看她的身体。梁茹见孙二一脸正色,也是放下心来,只是奇怪地问:“这是什么?”“照做即可!”梁茹没有再问,迟疑了片刻,便张开了樱桃嘴。孙二催动灵息,然后一掌将药丸打入她的腹中,立马便将药效发挥出来。孙二没有再话,只是将她的腿再扩张了一下,便迅速地将金针扎入了她腹下三寸。梁茹只觉得肚脐眼之下一阵麻木地痒痒,看来刚才孙二给她吃的应该是麻醉类的药物。金针扎得很深,所以孙二不得不给她吃止痛药。何况,放完毒血之后,金针还在要她的体内转动数下,疼痛要比扎针大数倍。过了一会,金针的深度足够,已经扎透了子,宫。如果西医看到这一幕,都会以为孙二这是疯了,梁茹的子,宫本来就坏透了,如果再生生地将它穿透,导致大失血,后果极为严重,生命极有可能不保。孙二敢这么做,当然已经利用灵息将扎透的伤口处封闭。子, 宫不仅没有大失血,而且还完好无损,只要金针退出,再利用灵息催化,伤口便会愈合。十分钟后。约摸三十毫升的青黑色毒血顺着金针凹槽流尽,孙二长出一口气,将金针向外拔出一半,然后改变方向,又扎了数针,刺破了宫内的数个肉瘤。肉瘤破碎,肌肉组织被灵息转化,瞬间便变成了营养物质,被体内吸收。做好这些,他又看了看她的那里,仔细地寻思了一下治疗药物,然后从铁盒内取出数颗药丸,一次性地放到她的那里。嗞!放好药丸,孙二将金针拔出,然后再次用炭火和药丸消毒。梁茹只觉得整个过程很快,她的腹内好像有股火焰在流动,然后便发现孙二已经治疗结束。“这就好了吗?”对于她来,死亡曾经离得很近,所以她对男女之间的羞涩要看得轻许多。否则,普通的病人,她的心理素质再高,面对这样的看病模式也不会这么大方。“躺好!”孙二又命令道。他伸手拿捏着每一寸肌肤和骨肉,目光从她的身上穿透过去。“你进过什么脏地方?”他的手便拿捏着肌肉,随口便询问着梁茹。“没……噢……三年前,我得病之前,曾经掉进过一个土洞,然后我拼了命向外趴,用了三的时间才爬出来……”“土洞?”孙二手上用了些力气,将灵息输入进她的双腿的经脉中,接着又问:“在什么地方?”梁茹的眼神中流露出恐惧的神色,脸色开始苍白起来,眼睛瞪得大大的,:“我再也不想去了,那里太可怕了,我,我……”“不必担心,你只要告诉我那个土洞在什么地方足已!”“京城南十里,杀神岭!”“?”孙二听了脑子里一片惊问。杀神岭?这个名字很吓人吗?嗯,确实很吓人,谁听过神被杀有多可怕?听过的人极少,即使听过的人,心里也是充满了无限的恐惧。那里肯定有什么不一样的东西,是一种相当特别的东西。从她的全身经络,血脉和神经走向被改变,还有她的每一块骨头都有不同程度的弯曲,每一块肌肉都出现一定程度的炭化来看,那里必有一种能令生物体质改变的东西。找到病因了!孙二将她的四脚拍打完毕,然后让她反过身来,将四脚向后拉伸,直到拉的她感觉承受不了。啊!梁茹差些痛晕过去,孙二趋势将阴阳诀融入到灵息之中,然后猛拍她的四脚。最后,他将“汲火功”运用出来,将大量的炙热能量输入进她的灵台之下。灵台之下,是灵魂存在的位置。热量一旦涌入,梁茹浑身颤抖起来,额头上冒出大量红褐色的水珠。轻轻地拍入一块“火胆”,孙二运化灵息,火胆瞬间融化,大量的热量再次奔向灵台之下。【作者题外话】:求订吃饭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