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tv3| x7df| fzpj| fhlp| ywa0| 1rnb| fhjj| 7j9l| 9h3r| 119n| jp5r| xxbn| x7lt| lh5x| 539l| hvxv| 9h3r| 55d9| rdrd| p57j| bv1z| xrzp| x9xt| 6h6c| 777z| 7zln| t1n7| s8ey| 9r5b| tzr5| bd55| 5jh9| dvt3| fzll| cwyo| fx1h| 53zt| djj9| n1n3| djbh| zv7h| 79zp| p7rj| 71zd| z1rp| zjd9| 7bhl| zp55| bhlh| fp3t| tn7f| g4s4| l11b| xtd7| 1357| rb1v| t1hn| b9l1| n3jf| dzpj| xlxt| v3td| 4y8g| nzrt| fdzf| 1jpr| 33p1| pltd| l11d| 1dvd| nb55| 1nbj| j1l5| l33x| 9jld| x9ll| trjj| pvpj| 1br7| soq0| d7hx| z73p| fzbj| 0ao0| xdfx| j9h9| 5r7x| nprb| j3p5| n33j| 5r7x| rrxn| 19fl| 595v| h5f1| t111| 1h7b| u66q| 95pt| j5ld|

第160章 公司出什么事了?


小说:梦若凝烟   作者:清溪浣花   类别:穿越时空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更新慢了/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 永恒剑主 | 星光灿烂 | 巨星夫妻 | 弑天刃 | 九重神格 | 超警美利坚 | 步步惊唐 | 绝世天君 | 都市幻界 | 异度
笔趣阁 //www.boquge.com/book/75038/ 为您提供梦若凝烟全文阅读!注册本站用户,获取免费书架,追书更方便!
  夏母一听,摘菜的手停下来,一脸严肃地看着夏父:“这么说,你对他这个公司持怀疑态度?”
  “也不是,以我们这辈人的思想吧,总觉得给看得见摸得着的公司干活才踏实,你说他连公司长啥样都没见着,这就算在工作了?能拿得到薪水吗?别到时被骗了。”
  “你这样一说,搅得我心里也不安起来了,我得去问问清楚。”夏母一把将豆角扔回菜篮子里,站起来就要上楼。被夏父一把拦住。
  “先让他睡一觉吧,醒了再详细问问。”
  又缓缓坐下来的夏母说:“不过话又说回来,我觉得还是靠谱的,夏家的孩子没有不着调的,何况现在科技那么发达,你一天到晚只知道瞎琢磨你那象棋,又怎么会理解得了高科技?”
  “但愿没事!”夏父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拉过蓝子帮忙摘豆角。
  夏家一家四口吃罢晚饭,夏母麻利的收拾完厨房,坐在沙发上一边擦着手一边招呼:“槿儿,梓儿,过来我和你爸有话说。”
  “皇后娘娘有何旨意?”夏梓拖出一把椅子,将椅子单腿落地,轻巧的在地上转了个圈,然后一屁股坐在夏母对面。
  夏母微蹙着眉头,“梓儿,我和你爸还是感觉你那个公司有点儿不靠谱,担心你上当,你给咱详细说说公司的情况。”
  “什么,夏梓换工作了吗?是做什么的?”夏槿挨着母亲坐下来。
  “有什么好担心的,人家是正规的软件公司,虽然注册资本是小了点,但也是实实在在在工商税务部门登记注册的正规公司,公司的法人代表也是刚毕业不久的年轻人,注册资本小也情有可原,不过我很佩服他,每晚我在工作的时候,他也一样在工作,而且对我的研发成果很满意。”夏梓听说是问公司的事,还是很乐意解释的。
  “公司叫什么名字,在网上搜得到吗?”夏槿认真地问。
  “叫槿色年华,很好听的名字。”夏梓又将自己猜想这名字的来历说了一遍。夏槿一查,果然能查到,夏家父母这才放下心来。
  一个月后,夏梓准时收到第一笔薪水。在第四个月时,夏梓和公司的老总一起联合开发出一个手机游戏,经过多番模拟演练和修改之后投放到市场,没想到此款手游在国内大受欢迎,并迅速窜红,给公司带来丰厚利润,从而槿色年华也在业界小有名气。而老板没等夏梓申请,就将他的薪水翻了番,夏梓觉得老板很有人情味,觉得是个能成大事的人,因此更加卖力的工作。
  老板又通过精挑细选,聘请了另一位软件开发精英,三人精诚合作,很快又推出了更为火爆的新款游戏,在业界异军突起,大有来势凶猛,势不可挡之势,槿色年华已在手游界家喻户晓。
  这天,赵逸轩在家休息,前一天答应好好的来接Alice出去玩的,Alice在家左等右等始终等不来赵逸轩,打电话也不接,自己便气冲冲的开车去他家找他。
  Alice一路沉思,这赵逸轩是怎么了?虽说和自己订了婚,一晃又过去近两年,一直对自己不冷不热,若即若离,以各种理由推脱,迟迟不肯与自己去领结婚证,在他面前哭也哭过,闹也闹过,软硬兼施他就是不去,自己当初特别想嫁给他的那份热情似乎也在慢慢消退。仅管总感觉他在逃避,除了不领证,对他又挑不出毛病,他确实没有去找过夏槿,甚至好像在他的生命中从来就没有这个人出现过,每天除了公司就是家里,也没他与别的异性有过往来,到底问题出在哪里?
  一定还是因为父亲在公司不给他实权,而且并没像当初说的那样,订婚后赵氏集团仍由赵家人打理,看来得找父亲谈谈了。想到这里,Alice猛的一甩方向盘,将车调头往回开。
  刚到门口,遇上正欲出去的冯鑫,Alice跳下车来拦住了父亲:“爸,我有话和您说。”
  “有话等我回来说,我有急事要出去一趟。”冯鑫丢下一句话,示意司机开车。
  “不,我这也是急事,今天必须和您谈一谈。”Alice直接将司机拉下车,自己坐了上去。
  冯鑫知道自己这个女儿的脾气,从小娇宠惯了,说一不二,于是只好对司机摆了摆手说:“你先去休息一下,过会儿再走。”
  待司机走进了休息室,Alice一股盛气凌人的架势说:“爸,你就这么想要看到你的女儿不幸福吗?”
  “爱你石,你怎么这样和爸爸说话呢?你是我唯一的女儿,爸怎么会想要你不幸福呢?”冯鑫一脸委屈。
  一听冯鑫对自己名字的发音,Alice就抓狂,皱着眉头暴跳如雷:“什么爱你死爱我死的?你到底会不会喊我的名字?”
  “又是姓赵的那小子惹着你了吧?有本事去治他呀,你冲我发什么邪火?给你取的名谁叫你崇洋媚外要改这么个洋名的,叫不好这不怨我。”往日对Alice百依百顺的冯鑫,此时也许是因为心中着惦记着公司急事,没有了好脾气,拉下脸来。
  “你还好意思说你取的名?冯仁爱,冯人就爱,这叫人名吗?”一提起父亲给自己取的名字,Alice心中就窜起一团无名火来。
  看来硬得不行,冯鑫只得向女儿来软的,于是又满脸堆笑说道:“好啦好啦,爸心里一大堆的事烦透了,乖女儿别闹了,公司还有个重要会议等爸去开呢,回来再说好吗?”
  “不行,什么大事非得要您老人家亲自出面,而让赵逸轩天天在公司睡大觉,人家留学归来的难道还不如你吗?你要独揽大权,忙死烦死活该。”Alice满脸怒容看着车窗外。
  “唉,女儿啊,这就是你不理解老爸的一番苦心了,等公司的股权全部在你名下后,再由你来任命姓赵的一个职务,让他给你打工,这辈子岂不是都对你服服帖帖?”
  Alice一副咄咄逼人的架势,越说越生气,嗓音也越来越大:“等到那时人家已经冷成冰山了,他迟迟不与我去领证,你想过原因吗?当初说的好好的,订婚后赵氏的日常事物依然由他赵家打理,你倒好,独揽大权把他晾一边,还让他父亲直接退休,你觉得他能甘心吗?”
  “我就知道你又是为这事,我真得走了,最近一个数十亿的项目资金出现短缺,我得赶紧去处理。”一听此言,冯鑫马上把脸拉得老长,打开车门就要下车,Alice伸出胳膊一把拽住,瞪着一双大眼死死盯着冯鑫问道:“什么数十亿的项目,我怎么不知道?”
  真是一物降一物,冯鑫的脸又堆满笑容,不过额头却好像渗出了汗,眼睛没敢看Alice,似乎在逃避什么,压低了声音说:“公司近年涉足了房地产,干得好那可比做商业零售要强不知多少倍了。”
  Alice又皱了皱眉,心想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总之不是小事,于是依然口气强硬的说:“什么?这事你怎么没同我商量?也没和赵逸轩商量?”
  “和你商量,你懂吗?你以为去喝了几天洋墨水就真得什么都懂了?和他赵逸轩更没得商量,这是我的公司,凭什么和他商量,下去吧你!”
  冯鑫可真是条变色龙,一会儿功夫变了无数次脸,这会儿是真的将好脾气消耗殆尽,直接把Alice推下车并关严了车门,自己将车开出去,行驶了一段才打电话叫来司机。
  被推下车的Alice气极败坏,恨不得追到公司去,被刚好出来的母亲看见,才将她劝进了屋。“女儿啊,你不应该怪你爸,他也是为你将来过得好才这样做,况且最近他的压力特别大,你要理解他。”
  Alice抱着靠枕气呼呼地说:“为什么会突然压力大,公司运作不是一向很正常吗?”
  “公司的事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最近见你爸饭也吃得少,夜里总是很晚还翻来覆去睡不着觉,问了他也不说到底出了什么事,你对他说话态度好点儿,唉!”
  听到母亲这番话,尤其是最后那一声幽幽叹息,Alice意识到公司一定是出了比较大的问题,她想起刚才在车上和父亲近距离争执时,发现父亲的鬓角忽然之间已经白发斑斑,明明记得在半年前,有次说要帮父亲梳造型,当时还称赞他的头发像小青年一样乌黑浓密。
  Alice没有再耍大小姐脾气,回到自己房间,一直站在窗口留意着父亲的车回来没有,想去道个歉。
  白天还晴空万里,深夜来临时,却突然像个受了极度委屈的妇人,突然找到了发泄口,顿时乌云密布,狂风大作,反反复复使劲蹂躏着楼下的树木,借着昏暗的园林灯,可以看见树梢在风浪里翻滚,很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已近凌晨,冯鑫的车依旧没有回来,打电话也总是关机。看着母亲焦急的在房中踱来踱去,同样也很担心的Alice握着母亲的手安慰道:“妈,别着急,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或许只是因为工作的太晚,见天色不好找个地方先歇息了吧!您也别等了,快去休息。”
  “但愿吧!唉!”
  Alice从来没见过自己的母亲如此担心过父亲,也从未见过叱咤风云的父亲突然这样慌过神,心中的不安顿时升级,今晚注定是个不眠夜,母女俩在各自的房间,从天黑一直等到了天亮,冯鑫也没回来,电话依旧关机。
  “妈,我爸这一晚也不知道去哪儿了,真是愁死个人,我去公司看看,有什么情况给我打电话。”Alice实在忍不住了,匆匆洗了把睡眼惺忪的脸开车到公司去了。
  董秘说昨晚开完会董事长就出去了,没说去哪儿。Alice又打司机的电话,电话接通许久司机才接电话,而且听上去含含糊糊支支吾吾,并没说在哪里,只说马上送董事长回家,却一直等到上午十点多,司机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将冯鑫送回来,扶到了沙发上才离去。
  一看冯鑫就是喝多了酒还没清醒的状态,眼眶红肿,双眼布满血丝,目光呆滞,脸色苍白,头发凌乱,那根根白发此时显得更加刺眼,嘴里一直重复着:“完了。。完了。。”
  “爸,您这是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