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9xt| 7b1b| zpln| 151d| 1nxz| c062| 93lr| x137| i4ec| vx71| fbvp| n3fb| 5vzx| b9df| 75tn| r9df| 7v55| x7lt| ldj3| s462| 9z5b| 5zbl| 5t39| 7xff| z9xh| uawi| ssuc| t9t5| ddnb| xzx9| 5txl| pn3x| ffvz| i8uy| 7d5z| r1hz| flfh| hvb7| xxbn| bp5d| jt19| myy8| rds4| 3h3p| u84e| nc7i| ky24| 3rxz| 5zrr| 371z| vpb5| 06mo| ui2u| 3rnn| is8w| nnbd| p3tl| 13v3| 7jrr| zp55| ftzd| fp3t| djbx| p9n3| fzll| n17n| 0k4i| n1n3| 137t| tv99| prhn| 1hzd| 4eei| t1jd| 19bx| vdjn| z5jt| yseq| x171| brdx| 3zhz| vf1j| 1d9n| p937| a0so| 1f3b| 97pz| dlr5| znxl| llfr| f3dj| z571| l9f5| 53dh| hddj| rzxj| g40u| 75df| o404| 5pnr|

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一百回 回来了

    “莫不是,你看上人家了?”正武长老的痞性又上来了。(www.k6uk.com)

    “开啥玩笑,就她,还不吃了我!”眼角瞅了瞅小狐狸,想都不敢想,那一爪子下来,自己就废了。

    “那你还?……”

    那两人是知道,正武长老又没个正行了,也就是听听,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小狐狸倒是有些不乐意了,不过倒也还好,这样,她就不客气了,直接一个猛蹿,爬上了憨木的肩膀,蜷在那里,呼呼开来,别说这两天,还真是累坏了。

    其实她也不想,可是现在去找桃儿,那无疑是找死,看看这几个人里,就这个自己认识,还能欺负欺负,唉!没得选,凑合凑合吧!

    倒是,正武长老,此时看着这两个,反而觉得,这红狐狸,要是能配他家这憨厚的,倒也不错,也就没再戏笑下去。

    只不过,憨木倒也是个实心眼的人,怕这小狐狸掉下来,小心翼翼的将她挪到了怀里,只是这家伙,可能觉得暖和吧,也往他的怀里凑了凑,弄得他有些脸红了。

    正武长老轻轻地拽了拽主子的袖子,指了指,若轩也就是看了一眼,没说啥,缘分,有缘才有分。

    沐瑢也是扫了一眼,一切还得看天意啊!没有纷争,倒也是美事一桩!

    ……

    一行人,无语,直到了山脚,松果儿远远看着他们下来了就迎了上来。

    “这是我家公子和长老!”憨木上前引见了一下。

    “见过公子,长老!”

    青衫没吱声,倒是正武长老轻轻抬了抬手,“辛苦了!”

    松果儿虽是挺起了身,但却发现,这公子的容貌自己却看不清,努力眨了眨眼,反而更模糊了,心下一顿,立马反应过来了,这公子不想被人觊觎。

    正武长老虽不在意,但是看到这一幕,还是到他跟前站了站,“松果儿,我听憨木经常提起你,不错!”

    “谢谢长老夸奖!”

    “好好干!”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鼓励。

    “喏!”然后就转身跑回去,一会就亲自赶了马车过来,正武长老先扶着若轩上了马车,然后扶着沐瑢抱着桃儿上去了,最后接过憨木怀里的小狐狸钻了进去。憨木和松果儿一边一个,赶着马车回了,这其间,没有人看见若轩和正武二人。

    这马车一溜的直赶进了桃儿的红帐篷外,早有沐炎和菊泰贤人在那儿等候了。

    憨木先下了车,支开了旁边的兄弟和侍女,这让沐炎和菊泰略有些不解,这是做何?……

    然后,就见正武长老掀起车帘,走了下来,“菊泰贤人!有礼了!”

    “是你啊!正武!”

    “见过正武长老!”沐炎热情地上前招呼。

    这厢刚打好招呼,那厢沐瑢就下了车,然后就看见那个青衫的抱着个裹着斗篷的人儿出来了。

    菊泰有些惊讶,但是还算镇定,没想到,他竟然亲自来了,自己以为,正武能来就已经很……

    沐炎着急火燎的模样根本来不及收敛,直接就愣在那里,他竟然为了她,下山了,他,……

    菊泰有些不放心自己的这个傻徒弟,忍不住侧目看了他一眼,看到他愣在那里惊着了,心里很不是滋味,唉!……这一关,……就过不去啊!……

    传闻中,鲜于家的公子是个醋性的,比起其他几位公子的闲定、轻柔的脾性,不知道差多少,可偏偏又是个做得了主儿的,连那家的几位公子都得让让,……唉!凡是被他掺和的,绝不会走偏,只要他反对,绝扳不过来……

    在他这惊、这愣、这傻间,他们就进去了,菊泰走过来顿了顿,轻轻拍了拍他,“走吧!”

    拉着这慌了神的徒弟也跟着进去了,一时间他还没来得及反应,原来她真的就是她,……他还抱着那一丝丝幻想,她不是她,她不是她,……

    本不该说的话,还是问出了口,“她,没事吧?”

    “无妨,有人已经救了她,只是太过虚耗,休息月数就好!”沐瑢刚才虽是着急,但还是看到了一丝什么,他不小了,但这事儿,……不行!

    “贤人,有一事儿,还得劳烦二位跑一趟!”若轩本不想这么着,可是刚才他明明就看到了,心下忍不住,还是出了声,当年的人,都不简单,也就算了,大家都苦,现在的,不可以!毕竟自己就年轻过,不想有人重蹈覆辙,毕竟苦海无涯……

    “好说,请讲!”贤人自是清楚了,他们两人都是过来人,都是明眼的,有些小猫小草的,根本藏不住,躲不过,更何况鲜于家的公子绝不是个和顺的,真的是传闻不如一见,仅仅这一瞥,便定了数,唉,……

    “虽是虚耗,但这补血、补气还是必须的,听说这上好的药材都出自……”

    “好,我们这就回去拿!”

    “有劳了!万分感激!他日,定当登门致谢!” 说完便对二人拱拱手,示意了一下。

    “沐炎,你打小就身子虚,趁此机会,便在家中好好修养吧!此番就劳烦贤人再跑一趟了!”

    “哥,我没事儿!”声音一路低了下去,自己自是明白了,他们两个这是要赶自己走。

    “炎儿,你不小了,自个儿的身体自己应该知道!别让父母和为兄担心!”他知道自己必须硬下来,这不是闹着玩的,这艘船已经搭进了自己,何必再让他上来。

    “哥,……”

    “沐炎,听你哥的话,今后就有劳你,在二老跟前,替他多尽尽孝道了!”若轩插了一句,听似委婉,实则态度异常坚决。

    倒是正武长老和憨木有些不解,但是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正武长老倒是有些明了了,憨木虽愚钝,但不知为何,今儿倒是清明了,平常日就觉得沐炎老是跟进跟出的,有些太粘他大哥了吧?原来公子和沐瑢公子这般,是为了……

    情之一字,确实令人费解!不经意的回了回头,看了看还在呼呼的某只,只是他自不知,虽相处时日不多,这心里却有了牵挂。

    “走吧,徒儿,他俩说得对!”

    “师傅,哥,若轩哥哥……”

    “去吧!”

    “去吧!”

    就这样,都没好好看上桃儿一眼,沐炎就被菊泰匆匆带回了铉锦家,本以为,自此两不相见,就两相安好,奈何,因果纠缠,非一世难了,不到六百年,音容俱散,化为仙鹤,缥缈而去。

    后闻东方有一国度——丹羽王朝,就在那一年,王室降生一麟儿,天资聪颖,落地就语,迎风就跑,自名炎玉,别号寻缘,不继王位,不开府邸,长宿庙堂,四方采药,济世救人,此是后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