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h9r| uq8c| jf99| 9r5b| 7zd5| vpzp| z5p5| 91zn| fzhz| x3fv| 2q0y| 1fjp| j1t1| nzn5| 2q0y| pp5j| p9v7| 28ck| 9nzj| h5rp| pzbn| gm06| nljn| j5ld| jv15| blxv| l11j| ln53| nhxd| t5tv| ldj3| tx3d| zp55| vd31| rdb5| smg8| j1v1| bldl| seu4| p3t9| z1pd| n9xh| 37b3| b5f3| 3f9l| lz1p| 48m8| 3lhj| 3h9t| x5j5| 39rp| dtrf| f1vx| vbhd| zf9d| 979x| 79ph| r5dx| 3hhd| bvzd| 84uq| 69ya| jnt5| ddnb| 55vf| 9vpf| h9sm| 4kc8| p1db| jdj1| 1z7n| jhdt| d715| 1tft| 7v55| 75tn| 1bdn| 4a84| x9r9| f5px| ltlb| n1n3| nb55| q224| fd97| npzp| jppp| 6em4| bjxx| 5bnn| 1fjd| 17bh| dh73| 51dn| tj9p| 1bt9| 91t5| 1jx3| m8uk| vh9r|
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九龙圣祖 >章节目录第125章 做一回黄雀
    “封航师兄,你也看到了,我根本就不是这火灵蛇的对手,你想让我们斗得两败俱伤根本就不可能,还是早点出来吧!”

    沈潇看着那毫无动静的黑暗之处,似乎对自己的感应胸有成竹,值得一提的是,此时那火灵蛇也没有了异动,火红蛇目之中,闪动着一丝危险的光芒。

    看来这岩浆生成的异灵确实有着一丝强横的灵智,火灵蛇显然和沈潇一样,感应到了那处暗中藏得有人,若是被其突然出手偷袭,说不定连它也会吃不了兜着走。

    直到沈潇这第二句话出口后,云笑和管通是眼前一花,旋即一个身影便仿佛凭空出现的一般站在了那里。

    这是一个显得有些诡异的年轻人,他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虚无缥缈的感觉,甚至连云笑的灵魂之力,也没有感应清楚他到底是怎么出现在那里的。

    此人身形不高不瘦,穿着一件带着帽子的紫色外袍,将其头脸都遮掩在了黑暗之中,让得几人都看不太清楚。

    当然,三人之中除了云笑之外,那两位显然都是见过这玉壶宗外门凡榜第一天才的,所以他们并没有云笑那么吃惊。

    “真是个狡猾的家伙啊!”

    见得那位终于现身,沈潇心中暗骂了一句,他原本就知道封航也接取了这一次的火灵晶任务,肯定是会来这里的,只是没有想到这家伙竟然来得这么快罢了。

    在沈潇先前的打算之中,是拼尽全力先将火灵蛇给收拾了,再拿到火灵晶,到时候就算是封航再现身,也不可能轻易将火灵晶从自己的手中夺去。

    可是一和那火灵蛇交上手,沈潇才知道自己将问题想得过于简单了,这种岩浆之中生出的异灵,根本就不是自己这个冲脉境初期修者能对付的。

    偏偏这个时候他又感应到了封航的气息,当然不可能再做这前站先锋了,对于这个在凡榜上压了自己一头的家伙,他一直都心存忌惮,知道这实是一个不好对付的家伙。

    所以沈潇根本就没有想再打下去,而是直接道破了暗中躲藏的封航,他心中又有一些打算,总之他并不想就此放弃那火灵晶。

    “嘿嘿,沈潇,你这实力可真是越来越退步了,竟然连区区一只四阶低级的火灵蛇都抵挡不住!”

    封航紫袍遮掩的口唇之中,突然发出一道略有些沙哑的声音,而这道声音之中充满的讥讽之意,看来他和沈潇的关系,确实不怎么好。

    “哼,这火灵蛇可是异灵,你当那么好对付吗?”沈潇倒是没有被封航之言激怒,冷哼一声后,道破了那火灵蛇的底细。

    话落之后,沈潇眼珠一转,继续说道:“封航,别看你已经突破到冲脉境初期有一年的时间了,单打独斗之下,你也未必是这只火灵蛇的对手!”

    “哼,你不行,不代表我也不行!”

    似乎是被沈潇的话刺激到了一般,封航冷声出口,下一刻他的身形犹如鬼魅一般闪现而出,竟然抢先朝着那火灵蛇发动了攻击。

    “原来是修炼了一门特殊的功法,还有配套的身法脉技!”到了这一刻,云笑总算是看清了一些那封航的诡异身形,这种功法和脉技,在这潜龙大陆倒也的确少见。

    “叽!”

    原本还在暗暗感应封航实力的火灵蛇,见得这人类竟然不自量力说打便打,它真是怒不可遏,一道厉声鸣叫之后,其身上的火焰似乎都变得浓郁了几分。

    在这火灵蛇的灵智之中,可以感应到此时出现的人类,和刚才那个家伙实力相差不多,所以它根本就没有半分顾忌,一记蛇尾甩出,和刚才轰散沈潇脉技的一幕何其相似。

    只是这火灵蛇的灵智,明显和人类修者还没有办法相比,它只是从脉气气息感应到两者相差无几,却不知道这封航占据玉壶宗外门凡榜第一的位置,手段却是比沈潇要高明了不少。

    嗖!

    只见得封航身形一动,已是以一种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避过了这一蛇尾扫击,见得他伸出一掌,准确的拍击在了那火灵蛇身体的中间位置,将后者拍得倒飞出了丈许的距离。

    “这凡榜第一的家伙,实力果然不俗!”

    这一幕看在云笑的眼中,不由暗暗赞叹了一声,那封航不仅是反应速度惊人,这手下的力量也自不俗,像是这一掌,刚才的沈潇就绝对不可能如此精准。

    封航一击得手,管通心中只是感慨,但是那边沈潇脸色却有些不好看了,他这一段时间闭关修炼,自以为可以在不久之后的外门大比之中赢过封航,可是此时一看,这种机会无疑很有些渺茫啊。

    看来沈潇固然是刻苦修炼,但那封航显然也没有怠慢,像他们这些外门弟子的佼佼者们,只有晋升入内门才是他们最大的目标,而一年一度的外门大比,就是他们唯一的机会。

    别看封航和沈潇已经占据了凡榜第一第二将近一年的时间了,但谁也不清楚在外门大比的时候就会发生什么意外之事,所以他们必须得继续提升自己的实力,以保证自己晋升内门的资格。

    在玉壶宗内,积分才是最重要的东西,没有积分你万事都难,就比如说进入那天材地宝极多的玉壶洞,每一次都需要不菲的积分,而且越往上所需要的积分越多。

    沈潇想更进一步取封航而代之,而后者却是想要保住自己的位置,所以这两位之间一向都是外门最为有力的一对竞争者。

    只不过沈潇在这边暗自郁闷,刚刚轰中火灵蛇的封航,脸色也没有好看到哪儿去,见得他举起自己的右掌,看着那一片通红的掌心,更觉一股火辣辣之意直冲心底。

    被一掌拍得退出丈许的火灵蛇,转过头来的火眼之中有着一抹戏谑,对于这抹戏谑,云笑心中清楚,他知道是封航一时大意,反倒是着了火灵蛇的道儿。

    这些天地万物生成的异灵,本身都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比如说这火灵蛇的天赋,就是那强横的岩浆属性。

    火灵蛇不仅是可以将身体化为一袭岩浆,更是拥有着浓郁之极的火属性,封航一掌拍在其身体之上,自然要受到那火属性的灼烧了。

    要不是封航已是冲脉境初期的实力,恐怕在这火灵蛇的岩浆之下,那一只右手都会不保,就像是当初沾上云笑祖脉之火的曹驹一般。

    不过封航对于自己那右手掌心的红肿掩饰得极好,并没有让那边的沈潇和管通看出端倪,见得他隐于紫袍之下的眼珠一转,心态已是有了一些改变。

    “沈潇,我看你对这火灵晶也是不会轻易放弃的,不如我们联手先将这畜生收拾了如何?”

    突如其来的话语,让得沈潇心头一动,不过他也是个心思深沉之辈,仅仅从一句话之中,就已经猜到刚才那一记交手,事实恐怕并非自己所看到的那般简单。

    见得沈潇没有接口,封航继续说道:“收拾了这畜生之后,到时候你我二人各凭本事,只要谁先拿到那火灵晶,另外一人就不能再动手,如何?”

    封航侃侃而谈,似乎完全没有将那凡榜徘名第三的管通也当成一个竞争者,已经是在这里商量起那火灵晶的归属来。

    “好,一言为定!”

    沈潇要的就是这句话,他虽然和封航一样也是冲脉境初期,但由于后者那功法和身法脉技的特殊,他自问还是要差着一筹的。

    如果只是比拼谁先得到那火灵晶的话,那沈潇相信自己还是有不小机会的,更何况如果不和封航联手,他独自一人,根本就不可能是那火灵蛇的对手。

    见得沈潇答应,紫袍掩映之下的封航脸上不由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而后口中说道:“这是你我二人的约定,如果有谁想要在我们的手中抢夺火灵晶,那玉壶宗外门,将再无他容身之地!”

    封航口中说着,其目光却是转向了不远处的管通,让得后者连忙露出一丝讨好的神色,开玩笑,在这两位之前,就算是再借他一个胆子,他也不敢去出手抢夺火灵晶啊。

    就连沈潇,也以为封航说的这几句话是针对管通了,当下不免有些觉得这位太过小心,却没有看到在他转头之际,封航的目光,已然隐晦地扫过了某一个特殊的阴暗角落。

    “他发现我了?”

    躲在暗中的云笑,陡然间觉得那封航的目光朝着自己这个方向扫了一眼,当下心头一凛,然而正待他升腾起某些心思的时候,那道目光却已经移了开去,让得他有些摸不清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不管封航有没有发现自己,云笑是不可能自行现身的,而且现在封航和沈潇已经达成协议,他最先开始的那个黄雀在后的计划又可以实施了。

    不管那火灵蛇再如何强横,恐怕也不是这两个玉壶宗外门超级天才的联手之敌,到时候斗一个三败俱伤,或许云笑就有那么一丝丝抢夺火灵晶的机会。